杏吧欧洲杯_性吧_【看球赢手机】【猜比分赢大奖】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同城上门

  • 私人约炮

  • 高端约炮

  • 澳门新葡京

  • 同城约炮

  • 杏彩娛樂

  • 银河贵宾会

  • 皇冠体育227

  • 澳门新葡京

  • 杏彩体育

  • 杏吧推荐

  • 澳门新葡京

×

选择推广文案

【红粉佳人】【第五十六节(下)】【作者:喵喵大人(jiangkipkke)&研研小软糖(妍妍小糖666)】

https://www.xingba2017.com/?x=0

×
加入VIP
来啦
3898
查看: 217|回复: 0

[转帖] 【红粉佳人】【第五十六节(下)】【作者:喵喵大人(jiangkipkke)&研研小软糖(妍妍小糖666)】

[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]

等级:Level 14

6232

主题

634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Level 14

Rank: 14Rank: 14Rank: 14Rank: 14

积分
12010

明日之杏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4-7-10 15:29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|

杏吧有你,春暖花开!马上注册,看更多精彩内容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xlalahoo 于 2024-7-10 15:43 编辑

  
微信、浏览器扫描下载杏吧APP

  第五十六章:邪不胜正(下)

  双修玄女来到端木维身前,长剑直指他咽喉。

  端木难艰难地喘着气道:“不管我做过什么事,我对环馨的情意,没有半句是假。环馨要杀要剐,我都绝无半句怨言。”

  双修玄女眼中泪珠直掉,她气得掷下长剑,狠声道:“你走,你给我走,从今往后环馨都不想再看见你!”

  端木维面泛苦笑,他强撑着身体,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。

  梁旭与朱高时皱着眉头,刚跨前一步,秦雨宁已对二人摆了摆手。

  “让他去吧。”

  事后,林子轩恢复了容貌,与双修玄女相认。

  后者只是扑进他怀里,不停地低泣。

  “对不起,环馨对不起你,轩郎……”

  林子轩安慰着她:“没事,都过去了。”

  由于已经得知魔主将于两日后抵达帝都,林子轩与双修玄女、秦雨宁相聚不到一日,便又面临短暂的分别。

  “我真想留下来陪环馨,明早再走,可是从天山到西州路途遥远,我必须马上出发,一刻耽误不得。待回来了,再与环馨细细述说这一年来所发生的一切。”

  双修玄女美目关切地凝望着他:“轩郎,万事小心。”

  林子轩重重点头,随即身影消失在茫茫黑夜。

  *** *** ***

  经过两日两夜的奔驰,林子轩终准时抵达帝都。

  入目所见,令他心中一震。

  昔日繁华的伟大都城,此刻一片狼藉,无数民众纷踊着从城门逃离。

  人人哭爹喊娘,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。

  林子轩脸色难看,当下便以最快速度赶赴皇宫。

  遥遥望去,只见皇宫多处着了火,城门和城墙上,身披铠甲的将士正与一帮黑衣人厮杀成一片。

  林子轩心切卫皇后,无暇顾及这些人,直接掠入宫内。

  宫女、宦官们逃的逃,叫的叫,皇宫里乱成一片。

  林子轩扑入大殿,内中只有一群黑衣人,并无卫皇后与国君的身影。随后他抓来身旁一个逃跑的小宫女,询问圣上的下落,小宫女早就吓得语无伦次,说也说不清。

  林子轩只好运转灵力,将耳力提升至最高极限,从混乱的杂音中分析有否卫皇后的声音。

  就在此时,他从西南方向捕捉到一道似是卫皇后的呻吟声。

  西南方向,正是皇后寝宫的位置。

  林子轩大叫不好,身影往寝宫方向狂掠。

  他的速度快若电光,眨眼即至。

  但见寝宫大殿的龙床上,魔主赤着下身,扶着卫皇后的香臀,在后者一丝不挂的动人肉体上猛插个不休。

  “嗯嗯……啊,求求你……饶了本宫吧……”

  “啪啪啪啪……”

  卫皇后屈辱的哀啼声,与肉体撞击的声音,彻响整座空旷的寝殿。

  魔主对她的呻吟哀求仿若未闻,反而撞击得更加用力了。

  目睹与自己有过合体之缘的卫皇后,竟遭魔主这般污辱,林子轩眼都红了。

  更令他难以饶恕的是,魔主竟把一国之君的李翰绑在了寝殿的大柱上,还把卫皇后的亵衣塞入他嘴里,让他亲眼目睹自己的皇后被其所凌辱。

  李翰的脸上老泪纵横,两边脸也似被抽得肿胀起来,嘴里“呜呜”地叫着,似是在哀求着魔主。

  林子轩阴沉着脸,步入寝殿。

  魔主终觉察到他的到来,脸上先是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随着腰部狠狠地一顶“啪”的一声,把卫皇后撞离开他的身。

  卫皇后不住地喘息着,她的花穴口处白浊一片,显是在林子轩来此之前,她已遭魔主多番凌辱。

  魔主慢条斯理地提起裤子,直面林子轩。

  他眯着眼睛,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

  “好,非常好!”

  “心脉尽断,竟仍能起死回生,且功力更上一层楼,本座也不得不对你说一声服!”

  卫皇后这时才有力气转过头来,见来人是林子轩时,她如花的玉容现出惊喜而又羞愧的神色。

  “到外面去吧。”林子轩淡淡地道:“这一次,我会亲手斩下你的头颅。”

  魔主睁大了眼睛,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本座已炼化龙元,修为震古烁今,斩杀本座?哼,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”

  下一刻,魔主已朝他扑来,他的身影也快如闪电,超越了人眼极限。

  “死吧!”

  魔主十拿九稳的一爪向前一抓。

  但林子轩地比他更快!

  “在这里!”

  林子轩的身影出现在十丈开外。

  魔主一击落空,终于色变。

  “大乘期!”

  声音中充满着难以掩饰的惊骇。

  要知道,魔主的远祖蚩尤氏炼化了龙元,并将《蚩尤大典》练至最巅峰,但同样不敌轩辕大帝。

  而他虽也同样吞服了龙元,但他对《蚩尤大典》的理解不及远祖,因此仍未能将其练至最高境界。

  虽不知林子轩的身上究竟出现了何种奇遇,但眼前的他显然已达《修真神诀》最高境界。

  甫一出手,他才感应到双方之间的差距。

  “本座就不信这个邪!”

  魔主一声暴喝,整个人气势暴涨,如远古魔神附临。

  林子轩目光似有电芒在闪掠。

  “轰!”

  下一刻,皇宫仿佛被万千闪电雷鸣同时击中,雷鸣轰响彻响整个帝都。

  连逃亡的平民百姓,也骇然地停下,朝皇宫方向望去。

  两道身影在皇宫的上空迅若激雷地碰撞。

  巨大的暴音,震得皇宫内外所有人的耳朵出现了短暂的失聪。

  当林子轩落地,魔主也在他身后十丈开外的地方立定。

  双方恢复了最初的对峙。

  魔主的双目充满了怨毒和不甘。

  林子轩无喜无悲地看着他。

  “本座……服!”

  “扑通”一声,魔主先是双膝跪地,接着双目散去光芒,雄伟的身躯最后才轰然倒地。

  一代魔君,就此毙命。

  魔主的武功可谓当世无敌,武尊之境在他面前恐怕走不出二十招。

  但大乘期的修真者却比他更可怕。

  魔主的武功逊于此时的他至少两筹,林子轩只负上少许伤,便将他心脉震得尽碎,算是报了一年之前的仇。

  寝殿被两人方才的大战弄得七零八落,林子轩担心卫皇后的安危,连忙掠入内。

  “皇后姨娘,圣上伯伯!”

  “子轩,我们在这里。”卫皇后娇弱的声音传来。

  林子轩来到她身边,吃了一惊:“圣上伯伯他怎么啦?”

  卫皇后面带慽色:“圣上他……为了救妾身,被倒榻下来的石柱砸中……”

  林子轩连忙为他输送灵气。

  好在大乘期修真者的灵力无比精纯,总算把气若游丝的李翰给保了下来,一旁的卫皇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这里不宜说话,我送姨娘到安全的地方。”

  “等等,子轩!”

  然而卫皇后却紧紧抓住了林子轩的手。

  “孩子,孩子……”

  “皇后姨娘,你的孩子?”

  卫皇后俏脸浮起一抹红晕,她看着刚睡过去的李翰,轻声地说道:“那也是子轩的孩子。”

  林子轩瞪大了双眼,一脸难以置信:“我……我的孩子……”

  卫皇后轻咬下唇,羞涩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……这……”林子轩有些手足无措,语无伦次地道:“我这……我这突然间有些突然……孩子,孩子现在在哪……”

  他的反应令卫皇后脸儿更红了。

  “魔主带人杀进皇宫时,我把孩子藏进了密道,子轩,快跟我来。”

  不多时,卫皇后便带着林子轩进了密道,但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可爱小婴儿,正睡得十分安静。

  方才林子轩与魔主交战的声音震天响,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。

  “这是子轩的孩子,圣上作为他的养父,给他赐姓李,但名字他却坚持必须由子轩来取。”卫皇后柔声说道。

  当林子轩的手指触摸到婴儿粉嫩的脸蛋时,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  这是他的孩子!

  外面的喊杀声仍没消去,林子轩让卫皇后与国君留在密道内,不要出去。

  他掠出殿外,来到魔主的尸身前,一把提起尸体,跃至皇宫最高的一座宫殿顶处,运满灵力扬声道。

  “魔殿之主已命丧我林子轩之手,你们这群邪魔歪道,还不束手就擒!”

  他的声音传遍整座帝都。

  无数黑夜人运极目力望去,见到的是状若天神的林子轩,一手提着魔主尸身的可怖场景。

  刹那间,一众黑衣人肝胆俱丧,完全失去斗志,轮到他们逃命出城了。

  *** *** ***

  秦雨宁等人重临帝都时,距魔主丧命之日已过了七八日。

  灾难过后的帝都有条不絮地重新运转。

  秦雨宁在得知卫皇后竟给他们蓬莱宫生下了第一胎男婴,高兴得抱着小婴儿舍不得放开。

  国群李翰自那日过后,龙体消瘦了不少。

  第三天,司马瑾儿重临帝都,回到了她阔别已久的玉满楼。

  事后,林子轩又听到了有关沂王的风闻。

  沂王自一年前兵败,但余威犹在,只是九洲国再无力南下,军权也被李翰收回,沂王的性情因此变得极为暴躁。

  据闻玉满楼的几位才女多次受到他的侵犯,在失去司马瑾儿的情况下,几位才女只能逆来顺受。

  听到这里,林子轩顿时心生杀意。

  他没有避忌,当着司马瑾儿、双修玄女等人的面,打算收拾沂王。

  他不打算杀他,但却打算把沂王绑来,再想法子让他从此碰不得女人。

  众女面面相觑,唯司马瑾儿与秦雨宁知他这么做的原因,不过就连前者都淡然同意,其余人也就没有反应的理由。

  这时梁旭摩拳擦掌,说把此事交给他,必让林子轩满意。

  林子轩起初还有些纳闷,直至看见梁旭不知从哪找来了极丑无比的肥女,一看便令人作呕的那种,林子轩登时浑身汗毛倒竖。

  当天夜里,林子轩便亲自潜入沂王府,把那肥得如水桶般的沂王五花大绑出来,塞给了梁旭。

  林子轩不知道沂王落在梁旭手上,究竟经历过何种苦刑,只知后来他把沂王放回去时,他已奄奄一息。

  而那两个肥女,离开之际似乎非常满足的样子。

  过后,听说沂王再也没碰过女人。

  百合跟月见也回到了林子轩身边。

  原来不老神仙见百合长得温柔可人,以强迫的方式夺得她的身体,并变相地把她软禁。由于不老神仙以双修玄女乃至双修阁上下众人的性命为要胁,百合在没有把握反抗他的情况下,也只能默默忍受。

  听到这些,林子轩又怎会怪她。

  归根到底,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他自已,没有能力保护心爱的一众女人,才导致她们遭人趁虚而入。

  过后没多久,便到了闻人婉与安王大婚的日子。

  婚礼的当天,安王娶新王妃,此事在帝都相当轰动,帝都有头有脸的人都来恭贺,林子轩与众女自然也有出席此次婚宴。

  一身新郎装的安王,在宾客的祝酒下,红光满面,笑容从一开始就没有停下过。

  而一身大红新娘婚裙的闻人婉,因身份贵为王妃的缘故,也伴在丈夫身旁,接受宾客的祝酒。

  但见红烛摇曳的火光,照映在闻人婉俏脸上,更显得得她如花似玉,美若天仙。

  无数未曾见过她面貌的男宾客,都明里暗里地称赞与羡慕安王的艳福。

  他们的目光自然都没能逃过安王的一对小眼,他是看在眼里,乐在心头。

  司马瑾儿、双修玄女诸女的到来,更为这场婚礼增添了一把火。月见则最是活泼,拉着众女嚷着要闹洞房,弄得安王哭笑不得,当着一众宾客的面对这小姑奶奶求饶过,看得在场的宾客哄然大笑。

  最后是以双修玄女的一瞪之下,月见才吐了吐小舌,放过了安王。

  闻人婉则在一旁掩嘴轻笑,她温婉大方的仪容,看得林子轩更是心中一阵难受。

  毕竟交杯酒都已喝了,闻人婉已是安王的妻子,是皇室王妃,再不是那从小疼他照顾他的大姐姐了。

  看着安王不时望向新婚王妃时那火热的目光,林子轩心头更是堵得慌。

  当婚宴散去时,夜色已深,一对新人早已入了婚房。

  林子轩返回安王为他们众人安排的房间时,第一时间放出神识,来到新人房里。

  “嗯……啊……王爷……你怎的……这般厉害……婉儿快被插死了!”

  “啪啪啪啪啪啪……”

  “嗯嗯……噢噢……”

  哪怕早已心知新婚夫妇大婚之夜会在婚房里做什么事,可是当亲眼目睹闻人婉赤裸的娇躯,被安王肥胖的身躯压在身下,她那曾承接过林子轩无数次精液的诱人花穴,已被安王那根肥壮的粗屌尽根插没,给他捣插得呻吟连连,林子轩依然感到心中堵塞。

  新婚之夜,安王终初次与闻人婉合而为一,对着身下的爱妻操干得极为激烈。

  常识中,像安王这般身宽体胖的人,又上了年纪,同房之时必是缓而行之,既不会太容易早泄,身体也较吃得消。

  可是在林子轩神识的注视下,只见安王伏压在爱妻身上,肥胖的臀部耸动得无比剧烈。

  “啪啪啪啪啪……”

  肉体交接撞击的脆响,密集得几乎连成一片。

  在林子轩偷窥过的好几位红颜中,没有任何人能在抽插速度上比得上安王。

  那同样肥胖的沂王,在他这王弟面前怕连给他提鞋都不配。

  不消片刻功夫,闻人婉便被丈夫插得爱液横飞,几乎要哭出来。

  林子轩看得是又酸又是心疼。

  哪怕是安王的女婿,曾经跟闻人婉有过一段热恋的莫鹏,他身如铁塔,体魄雄伟,在床事上也精力充沛,却也不曾把闻人婉插成这样。

  “噢……好婉儿,本王的爱妃,你真是太美,太令人着迷了……”

  “王爷……婉儿……婉儿要死啦……要被肏死了……”

  “啪啪啪啪……”

  安王奋力操干,一连串密集的撞击,干得他肥臀急耸,臀肉阵阵飞颤,连续不停的两三百记抽插,便把身下的爱妻送上了第一次高潮。

  “啊……”闻人婉一声高亢的呻吟后,修长的美腿紧紧缠上了安王的肥腰。

  穿着雪白短袜的玉足,也因剧烈的快意而玉趾紧紧蜷缩着,分外诱人。

  林子轩这才方现,自已的心疼完全是多余的。

  闻人婉被丈夫这般狂肏,不知多美着。

  好一会,闻人婉才回过气来,而安王见状,立时继续方才未完的肉搏。

  “啪啪啪啪啪啪!”

  密集的撞击声,与闻人婉的娇吟声,又再度在婚房中响起。

  夫妻俩在新房内鏖战了整整一个时辰,闻人婉在安王胯下含羞承欢,被丈夫大张挞伐,高潮来了一次又一次。

  而安王则在她身上连射三回,积蓄了一整年的浓精,几乎浇灌满闻人婉的花穴。

  当林子轩旁观二人行房结束,神识返回身体时,发现自已裤子也湿了。

  不禁一阵长叹。

  长兄如父,按照习俗惯例,翌日,安王与安王妃夫妇早早起身,在王府恭候国君与皇后的到来,为二人敬茶。

  林子轩与秦雨宁等人自是皆有到场。

  众女见闻人婉俏脸红晕残留未尽,眉目含情,而安王一副神清气爽的满足模样,心知夫妇二人昨夜的新婚洞房夜,定是在床上不知尽情大干了多少回,都暗地里对安王的房事能力感到称赞。

  闻人婉今已成了安王妃,也与曾经的恋人莫鹏成了亲人,林子轩见莫鹏对着闻人婉时,目光坦荡,不由暗自佩服他的心胸。

  国君李翰国事繁忙,在王府坐了一会,便回了宫里,倒是卫皇后留了下来。

  众女嬉戏笑闹,王府上下一阵喜气洋洋。

  闻人婉趁着众人不注意的当儿,悄声地在林子轩耳旁说:“今晚,姐姐会在王爷酒里加点儿料,轩弟不要惊动任何人,到姐姐房里来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闻人婉便悄悄离开。

  林子轩尚未平复激动的心情,卫皇后逮住机会,盈盈地来到他身边。

  “子轩……今晚能否进宫一趟,瞧瞧宝宝,另外姨娘也……姨娘也挺想念子轩。”

  林子轩听得一颗心卜卜直跳。

  卫皇后这句话,不啻于在委婉地跟他求欢。

  林子轩思索了下,以他大乘期的身手,跟闻人婉缠绵一番后,再到卫皇后处过夜也是毫无问题的,当下便点头应下。

  卫皇后满脸春风地走了。

  香风袭来,司马瑾儿坐入林子轩身旁,见四下无人,她螓首微垂道:“轩郎,晚间到玉满楼来吧,让瑾儿全心全意服侍轩郎,可好?”

  林子轩瞪大了眼睛,讷讷道:“呃……好,好……”

  “夫人来了,我去和夫人说说话,轩郎,记得与瑾儿的约定。”

  司马瑾儿前脚刚走,双修玄女、百合、月见三女便联袂而来。

  “轩郎……”三女方开口,林子轩已脸色剧变,慌忙逃了。

  “咦,轩郎为何跑得那么快?”

  “难道他知我们要找他一块上街?不然跑这么快作什么?”

  “算了,我们找夫人吧。”

  【未完待续】

  字数:4,912

打赏

参与人数 1贡献 +5 收起 理由
xlalahoo + 5 [评分]自定义打赏留言~

查看全部打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(永久VIP)】【后宫导航,宅男首选,收录百大成人网站】【回家240.com】永久中文网址
回复 + 3贡献

使用道具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上传中..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
TOP 加入VIP
签到中心
杏彩体育
( RMB)购买成功!!
×
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体育杏彩娱乐后宫导航杏书宝典杏吧APP

Twitter|纸飞机|广告商务|加入我们|2257|DMCA|Archiver|杏吧-华语第一成人社区

GMT+8, 2024-7-18 07:38

分享推广,薪火相传 杏吧VIP,尊荣体验